博雅旅游网 > 日本旅游网 > 日本 > 箱根

箱根的休日

东京向西南部走行80公里处,电车大致行走了1个小时就到了世界闻名的箱根。箱根町开设于1618年,是17到19世纪连接现在的东京和当时的国都-京都之间的干道-东海道的重要通路。因为是山重连绵,所以在箱根町修了很多关卡,再加上独有的温泉和自然景观,箱根很久以来就是日本闻名的街。现在旧东海道旁很多还有衫树,据说当年就是夏天为游客带来阴凉,冬天使马路免遭风雪覆盖。我们夏天去箱根时曾经漫步过那条就街道,走累的时候坐在道旁的小茶屋里休息,树林晃动后传过来的微风,让我一直认为箱根是休假的圣地。

  今年元旦我们一家三口坐上特急romans car,口袋里装上了箱根旅游介绍的书去了箱根。

  

  第一次选择元旦来箱根,不得不说是经济上的原因。越是节假日,在日本的旅游越贵。我不无炫耀地向人说了我们的箱根之行,11月的时候周围的很多朋友就知道了我们家的计划了。与一年之前的箱根比丝毫都没有改变。仍然好象藏有无限的动力在震撼着我。这个季节的山色并不丰富,但我更喜欢这个庄重的灰绿。甚至,更喜欢站在一块高处看眼前展开的一处被太阳照射,一处躲在太阳的阴影中的调皮的山姿。

  箱根的元月是一个有很多活动的季节,不光是集中了很多利用元旦的假期来休息的游客,还有一些是箱根接力赛迷。日本人热爱长跑,每年都有很多形式的长跑比赛,在箱根就有闻名的新春接力赛跑。电车开进箱根汤元站时,我们就看到了挤在接到两旁的人群。我们急忙赶到人群中时,先遣队的警察的摩托车已经到了。虽然我不太熟悉箱根新春接力赛跑,但是每年日本的媒体对这项传统比赛的宣传都很多,因为他的80多年的历史,所以有了一些固定的赛迷。马上就要看到第一个到达这儿的健儿了,这次呼声最高的神奈川大学不负众望第一个从我们的眼前驰过,沿路的欢呼声中,健儿们一个一个跑过眼前,最后的一个健儿的身影在围道的观众的护送下消失在远处的山路时,每个人都还显得很兴奋,更加关心着每一个健儿的这之后的路程。

  去旅游就是去受罪,我听说过也有过体会。接力赛后,公共汽车站里一下子集中了很多乘客。我们带着孩子,在风中,想象着不知还要等多久,心理一阵阵不安,盘算着还有什么好的办法。可是这时,两辆公共汽车作为临时加车来了,我们不仅顺利的上了车,而且还坐上了座位。让我感叹箱根到底是一个历史悠久的观光地,她已经有了很完善的城市系统。比如说我们乘坐的就是箱根登山铁路公司的公共汽车,我们也购买了freepass的票,这种票不仅可以包括了从东京来的普通电车钱还包括可以自由使用箱根所有的交通工具,就不用考虑准备出到那儿需要多少钱的麻烦事了。

  我把箱根比喻成一个圣贤之地,到了夜晚每个人都会油然而生这个念头。这里没有东京的闪烁的霓虹灯,夜幕静静地落下的时侯,远处的山上看见了星星点点的别墅的灯光,仿佛让人感受到生命的起点也许就是这样。看着清澈的月亮,清晰地闪烁在空中的星星唤起我的回忆。还有几个小时就是新年了,想起中国我似乎听见了噼里啪啦的鞭炮声,想到东京一定是神社前挤满了新年崇拜的人群。可是,此时在箱根的清澈的夜空下,寂静清爽的夜晚,我们一家正泡在温泉中,享用一个不用去洗很多衣服,不用去刷碗的夜晚。

  第二天早上我们是被鸟鸣唤醒的,打开窗帘才发现,远处的高山已经早我们醒了过来。早上的太阳光不强,远山的样子格外清晰,她们一定是早起把黑夜中弄脏的脸洗了干净。没有太阳光在作怪,山脉就象一个大家庭的姊妹一样参差不齐的排列着。

  今天去大涌谷和芦湖,老公一边看观光书一边对我们讲。按照箱根观光地图的说明我们找到了登山电车的车站。登山电车开到了早云山,我们又坐了登山汽车终于到了大涌谷。神山至今仍冒着40万年前火山喷发过的烟,令人惊叹自然的巨大生命力。由于火山烟熏,没有任何植被生存,所以整个神山就象一个千疮百孔的老人,让人感到一阵阵苍凉。可是,这才是我体会的所谓自然的本色。抬头仰望天空时,没有了平日的楼群的遮挡,我们似乎离天很近,不由的伸出手去探探里天空还有多远。挤满于心中的琐碎的烦恼和惆怅仿佛这一瞬间都变得那么不重要。在这里每个人都会品尝的是大涌谷名物-黑鸡蛋,是用大涌谷特有的酸性泥土煮出的普通鸡蛋,据说吃了一个可以多活7年,两个就将寿命延长14年。

  从大涌谷坐缆车下来就是芦湖。这个高山湖是由4000多年前的火山活动而形成的湖泊,湖周围有20多公里。芦湖的北部的群山的背后就是富士山,坐在观光海盗船上可以观赏到群山之上的富士山的雄姿。和大涌谷上观富士一样,芦湖上的富士也是箱根观富士的名景。提到富士山有人可能要说,一个富士山有什么了不起的,中国超过3776米的高山有很多。可是,日本人爱富士的心情,不到关东平原是不会明白的,一个晴朗的冬日里,繁华的东京街头,不远处的楼间,云间看到了富士山时,每个人都会倒吸一口冷气。那个情景是让人感动,难以望怀的。我每次到这儿,都要试着拍一张富士山的英姿带回家,却总是拿到手后,感到照片上的富士山那么普通,根本无法和我当时的心情体会出来。索性不去拍照,坐在那儿看到富士山从白色逐渐地被夕阳染成红色。

  从箱根回来时我都恋恋不舍的象个孩子,身后的群山却象似懂事的朋友一样告诉我不要那么任性,是啊,我还要来的。还要看不变的箱根。

  电车行驶到了看见了很多高楼,又回到了我们生活的东京的街景。可我的四周好象还围绕着箱根的空气,让我想起箱根的高山和箱根的寒风,蓝天,还有手里紧紧地捏着在箱根神社抽的大吉的签,想到这我不自觉地笑了起来,暗自把拳头捏紧,美美地说了一句Lucky!。

  

上一篇:九哥回国:我开一辆奔驰脚踏车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