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日本旅游网 > 日本 > 京都

日本京都 艺0异世界

  一席渐散的盛宴

    《艺伎回忆录》改编自阿瑟·高登1997年的小说,尽管权威研究者指摘这部小说有隔靴搔痒之嫌,但这一点也不妨碍它畅销400万册的佳绩。踏着小碎步的艺伎优雅克制的回望,和樱花那种死在最绚烂时的浪漫,在古老沉静的京都0外部世界的目光。

    

  几乎不可进入的隐蔽世界

    京都与东京不同,后者在二次大战中被持续轰炸夷为平地,在一片焦土上重建起来的巨大现代化迷宫里早已无处寻觅旧日本的踪迹。而由于梁思成一纸书信得以保留的京都,却守住了旧日日本的幽魂。在氖光灯炫目的光芒之后,在卡拉ok的歌舞升平之外,在巨型购物商场的光怪陆离旁边,有数不胜数香烟袅袅的庙宇和高深莫测的禅宗花园。默默旁观历史的樱花树依旧,曾经芳华的艺伎也艰难地存活至今。在京都有五个艺伎区,其中最有名的是祗园。

    在祗园,被经年累月的人来人往磨到光可鉴人的石板路边排列着小小的木制居酒屋、孤寂的老饭馆和Okiya——以前艺伎居住的传统木板屋。在白日,这些街巷安静空落,但一到夜幕降临,居酒屋外的纸灯笼便点亮了狭小街道的混浊空气,三弦的音乐和轻盈的咯咯笑声从竹帘背后走漏出来,温暖了窄巷的夜。

    居酒屋的功能有点像私家会所,不过只有非常富有的日本人才能负担得起。对于观光客,这个隐蔽的昏黄世界几乎是不可进入的,除非你和彼得·麦金托许混熟。彼得原来是加拿大的职业足球运动员,在12年前来到日本,现在与一位前艺伎共结连理。他是为数稀少的获得居酒屋账号的西方人,跟随他漫步祗园,进入历史深巷,感受往日日本的迷离。

    彼得将我们一行人带去艺伎学艺的学校。在成为艺伎之前,这些学徒称为舞伎,她们需要学习舞蹈、三弦、书法、插花和茶道。“想要成为艺伎需要多年的学习。”彼得解释道。但是我的注意力却被此时进入我视野的一片五彩斑斓吸引过去,那片色彩的主人正是一名再次学艺的舞伎。她穿着粉红色丝绸的和服,脸若粉笔苍白,唇如蔷薇鲜红,头发上还佩戴着蝴蝶发饰,看起来就像是一件活动的艺术品。“这是Tanejo,”当这位可爱的舞伎穿着嘀嘀嗒嗒的木屐往这边走来时,彼得在我耳边低语,“她平时爱唱卡拉OK。”

    这时Tanejo注意到这边,她姿态矜持地朝这边鞠了一躬,然后飞快地把手放到嘴边,比了一个胜利的“V”字形,然后咯咯笑开了。

  

上一篇:京都古寺一杯茶
下一篇:模拟婚姻:揭秘日本古代京都艺伎的私生活(图)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