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日本旅游网 > 日本 > 京都

京都食事

敢情是受了日本电影《东京铁塔》里几场饮食剧情的影响,返家途中肚子忽然响起一阵急鸣,恨不得到找一间日本店吃鱼生以及一碗滚烫的乌冬,但毕竟夜深了,眼皮的疲累远超于肠胃的悲鸣,而且,为了健康,只好咽下口水,回到蜗居在被子里幻想食物。

  想像的娱乐,绝大多数比现实更为美好;食和性,都一样。

  

  然而,临睡前躺在床上,终究忍不住放下厚厚的尚未读完的《汉0审讯笔录》,改而拿起薄薄的刚出版的《食乐东京》,那是一份本地杂志的结集新书,非常好的策划,非常好的照片,非常好的文字,好到足以让我在纸上大过干瘾,一口气翻读到底,够了,像吃饱了,舐一下嘴唇,关灯睡觉去。

  这一夜的梦境,肯定飘溢着刺鼻的wasabi和香浓的炭烧味道。

  《食乐东京》第264页有一张照片,昏黄的光线下坐着一位和服女子,标题是coffee,显然是一间小小的咖啡店,女子抬起手指小心翼翼地端着一块小小的糕饼,眼睛半闭,红唇半张,还有啊露出了半截粉颈,替照片增添了额外的故事悬想。

  看着照片,我忍不住悬想:谁坐在她对面?她是享受食物,抑或享受跟对方共坐?

  照片把我带回半年前的京都。

  1,往寻迟到的樱花,在京都住了一个星期。日本人称赏樱为“花见”,我觉得隐隐意味,人见到花,人也让花见到,这才圆满。有一天,起床得晚,出门往探旧书店,经过一间小店,进去喝咖啡、抽烟,以及摊开稿纸写作;日本的咖啡店都很安静,适宜写作。未几,有一位和服少女进店,点了咖啡,优雅地坐下,从布袋里掏出一本书,悠闲地喝着、读着,远远望去,看店外行人脚步仓皇,对映之下时间仿佛在店内静止,天地之间,这里如同真空状态,我们不约而同地窜进来,喘口气,以便踏出门后拥有足够的意志继续上路。

  少女坐了大约四十五分钟,我的稿子也写完了,控制不了自己,摸出手机偷偷按键。我不是0狂“痴汉”,只是想拍下留下这时这刻的“真空”,好让回港后在想再喘一口气时在照片里寻得满足。如同,这刻。

  

上一篇:东京新宿的歌舞伎町
下一篇:京都大学研究发现:黑猩猩记忆力比人好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