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日本旅游网 > 日本 > 东京

东京,今夜没有迷失

“东京没有电影中那样浪漫,我不喜欢这里冷酷的色调,所有人都在不停地忙碌。大楼虽然灯火通明,可当你知道那是因为年轻人大多加班到晚上11点时,这样的风景不再美丽。东京就是这样的城市,每个人必须生存,从习惯到适应,我最终选择留在这里。”———裴英梅

    东京,晚上10点,商务楼依旧灯火通明———这是加班族打造的不夜城。东京的钢筋森林会压得人窒息,裴英梅说,现实的东京没有索菲娅·科波拉在《迷失东京》中描绘的浪漫。这与初到东京时我的感觉相似。

  

    在一次公务聚餐上我认识了裴英梅,很腼腆的女孩,4年前大学毕业后从吉林独自来到日本就读观光专业,现在日本颇有名望的j.com株式会社做企划。坦白地说,之前听说过中国留学生在东京的悲惨生活,很自然地让人给这座城市加上色调,想从这里记载更多的无奈和艰辛,可小裴告诉我,她想不起这样的故事。很多人离开,只因跨不过坎

    朝九晚六,小裴平时的工作是做一些展览会的策划,偶尔协助接待中国旅游团。当初来日本只为学习日语,未曾想到在这里扎根。谈及当年初到日本,小裴说和每个留学生一样,那是最苦的时期。

    “初到东京我听不懂人们说什么。很多留学生开始小心翼翼地生活———以前听说过在日本的中国学生常受歧视,当你不知道旁边人在议论你什么,是在夸你还是在骂你的时候,你开始猜测,接着猜测慢慢变得惶恐。每个人都要跨过这道坎,当然也有很多人选择了回家。”4年来,小裴说没有回过家。

    “可是后来慢慢明白这里并没有想象的那样糟。这是一座机器的城市,打工———学习———打工。我在饭馆做过服务生,在超市当过收银员,也在居酒屋(日式小酒馆)做过夜工。很多学生都记不清打过多少份工。一些男生会被安排到饭馆的厨房打杂,在那里他们可能遭到日本老厨子的欺负,不过还好,我遇到的老板对中国学生很友好。”

    3年学业完成后,小裴决定留下来。选择就得坚持,这是不妥协

    小裴说她不觉得自己是在对生活妥协,选择留在东京是因为这里的发展空间,但她说不清自己的将来。“很多中国人留在东京,他们的未来都是未知,但选择就必须坚持,这本身就不是妥协。”

    回想求职的日子,小裴说那样的情景在中国是无法想象的。每天得不停地向网站投个人简历,在日本,公司大多会对应试者进行初试、复试、三试。“不停接受面试,然后被公司拒绝———对很多东京人而言这就是生活。你没有难过的时间,你必须准备迎接下次失败。对很多中国留学生来说,在东京求职,你必须先问自己:够不够坚强?”我们很团结,但我们也想家

    “在东京,刚从大学毕业的雇员月薪约为17万日元(约12000元人民币),我和一名女生在东京的合租屋租金为7万日元(约5000元人民币)。在东京,一顿最简单的料理都要接近1千日元(约72元人民币),所以在家做饭成为我们的爱好。”

    小裴说在东京刚刚工作,生活压力很大。不过还好,这里的中国学生很团结,每到周末他们会相约聚餐或者旅游。“这里没有中秋,但到了中秋那天,大家会相聚做一顿丰盛的晚饭。至少,也有家的感觉吧。”

    小裴说今年春节要回家了,父母这些年的牵挂让她有些愧疚,她现在依然保持单身,因为目前是创业阶段。而更重要的是,她不确定哪天,自己会漂到哪里……勇敢打拼,胜过悲惨细节

    晚上j.com公司邀请我去看日本传统歌舞剧KABUKI,小裴作为陪同前往,这是她第一次去看日本歌舞剧,因为票价需要1万多日元(约720元人民币)。台上日本艺人演得十分精彩,台下1人看得目不转睛。至少,在这一刻我们找到了科波拉胶片上的东京。末了,小裴对我说,这些年她没有哭过,很抱歉给我了太多波澜不惊的故事。小裴说,走到现在,她很快乐。

    霎时,我对自己最初的采访“愿望”感到可笑———悲惨的细节相比于用勇敢和执着打拼的快乐,前者实在太过渺小。

    没有《迷失东京》的浪漫色调,带着憧憬和思念、累并学习快乐,这就是我所看到的真实———中国人在东京的故事。川妹子,想归根“到日本的前几年,我连苹果都没有吃过!太贵了,谁舍得买呢?不过现在不是能吃到了么?那这样看来,我的日子也算是好起来了吧!”———林春红,成都妹妹,闯荡东京6年,学音乐的她在旅行社谋生。

    林春红,地道的成都妹,日本6年生活未改川妹子豪爽性格。在一次聚会上见到我这半个老乡,温文尔雅的林春红立马改口,用熟悉的乡音和我大声谈论起亲切的火锅。

    我即将启程回国,林春红很是羡慕,感叹自己没有口福享受家乡美食,却做梦也在怀念火锅的味道。这样的梦林春红还做过很多。音乐科班出生的她独闯日本,本想成就一番音乐事业,最终却不得不领取现实的门票,在东京一家旅行社扎根。

    初到日本,人生地不熟的她只有音乐为伴。没有一点日语基础,林春红唯一能看懂的,是住所旁边路标上仅有的几个中文字。林春红的住所离学校骑车需1个小时,但最初的几个月,林春红得花4个小时。

    “每天上学都跟着路标走,可是老走远路,我听不懂路人和警察给我说什么,每天着急地赶路,结果还是迟到,那个时候的我,感觉就是连上学的路都找不到的‘孩子’。”

    在好不容易找对上学路后,林春红紧接着要面对的是生计。勤劳的林春红开始在餐馆夜店打工,日子也从忙碌慢慢变得紧张:每天6点出门上课,下课后打工到深夜3点,然后回家睡觉。日子就这样看似遥遥无期地循环着,不过林春红却宁可把苦说成磨练。

    聊到兴致时,林春红川妹子的个性不减:“成都真是个好地方,重庆也真是个好地方,东京?不好!”耿直的林春红斩钉截铁般地告诉我,她一定会回成都安家。林春红说她心里有些东西无法改变,除了想唱歌,还有那份浓浓的乡情———像烙印一样,提醒自己记得回家。

  

上一篇:日本人把旅游胜地当厕所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