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日本旅游网 > 日本 > 横滨

华人0者残留日本的爱情:如泣如诉异国情史

他和许多0者走着一条相同的道路。所不同的是,他得到了爱情,并且是一位异国女性的爱。日本新华侨报网10日刊文讲述了一位上海男子因为爱情的失败,以0者的身份远赴异国他乡,而后又与一位日本女子相识、相爱、最后分离的异国情史。

    文章摘编如下:

  

    他自己说:“我其实是负气出走的。”这负气的背后含有着更多要争气的苦涩心情。只是,他选择的道路太艰难了。

    没有出国的时候,他在上海有一份很“肥”的工作——搞木材经销。整天跑进跑出,个人经济还是很宽裕的。交往的女朋友在锦江饭店做服务员,这在上海滩也是让多少女孩子眼红的工作。两个人热恋5年,外滩的林荫小径、双人石凳、街头路灯可以为他们纯真缠绵的爱情作证。

    恋爱——结婚。多少人是这样走过来的。他们也要这样走。装修房屋,购买家具,他把工作中的“关系”几乎都利用上了,房间布置得近似宾馆。就在这时,他发现女朋友来的次数却越来越少了。开始,他相信了女朋友的话,真的以为是饭店工作忙,没有时间“约会”。后来,他抽空到女朋友家里去了一趟,发现这里购置了高级的自行车、电子琴、冰箱等电器。从未来的岳父母冷若冰霜的脸上,他知道这绝对不会是女友的嫁妆。从女友泪水泊泊流淌的脸上,他感觉到事情的异常。

    “告诉我,出了什么事情?告诉我,我什么都能承受!”尽管他比女朋友小两岁,此时的表现却像一个铮铮铁打的男子汉。

    女朋友吐露了真情。在饭店包租一个房间的香港客人看中了她,这些电器都是客人买的。客人是一个设计师,来上海从事一家大饭店的设计工作。客人希望在工作结束时带她一起到东方的明珠——香港。

    他明白了。爱情的天平在利益面前倾斜了。风尘仆仆的木材经销者与风度翩翩的饭店设计者是无法相比的。他强抑住内心的万丈狂澜,平静地和女朋友分手了。此后,他像脱僵的野马四处奔腾,发誓要不惜一切手段离开中国。动机非常简单:“我要让她知道,我也可以到外国去。”

    那年5月,他预交了50万日元,托人办理好到东京新宿一家日本语学校读书的手续。正当他准备到日本驻上海总领事馆办理签证的时候,得知这所学校成为了23所不合格学校之一。但是,他并不就此罢休,从父母、哥哥、朋友那里借钱,毅然决然地追加了100万日元,托人搞到可以前往泰国、马来西亚一个月的观光签证。当然,对方告诉他:一旦进入了泰国,可以给他换一本护照;凭这本护照他可以进入日本;到日本后,有人给他介绍住房和工作。所以这个签证的“含金量”是很高的。具体地说,是1万美元。

    从上海乘火车到广州。直到今天,他还清楚地记住这个日子。3月16日,他和3位“同行者”一起从广州经过深圳到达了香港。在香港机场等待转乘飞机的4个多小时里,他不知有多少次动情地向窗外张望、寻找。他实在说不清楚自己的复杂心态,只想在这里看到昔日相恋了5个春秋的女友。这时,他才知道,原来深有情感的恋人们在因为种种因素不得不分道扬镳以后,内心里竟然会如此藕断丝连!

    夜晚9点钟,他乘坐的飞机降落在泰国首都曼谷机场。扑面而来的蒸人暑气,他真切地感受到自己踏上了异邦的地域。

    有惊无险。一路上他大开眼界。没有意识到自己成为了一个0者。

    尽管是晚上9点钟,曼谷的气温还是在摄氏35度以上。一位在泰国“留学”的中国人来接他们,把他们送到一个老华侨的家中。

    这位来自潮州的老华侨是搞建筑行业的,对来自家乡的人非常亲切。平时,他自己和家属只吃米饭和辣椒,给他们这4个人倒是常买些蔬菜、水果、肉食、罐头等。看着他们没有工作,老华侨让他们到自己的工地来干活,月工资是4000泰币,相当于1000元人民币。无奈这4个人谁也拿不出干劲来。

    就这样,等了4个多月,真正的“蛇头”才露面。“蛇头”得意地拿出一本本绿色的护照,告诉他们:“这是从台湾旅游客人手中买来的,每本护照5万日元左右。现在,台湾客人还在泰国境内,要等你们出境后再去报失。放心,保险没有问题。他按照要求在护照上换了相片,让“蛇头”拿去重新盖章。

    他又出征了。从泰国走向韩国。离开泰国的时候,他把从国内带出来的4套西装以及皮夹克、鸭绒被等一切可以显示出中国痕迹的物品都扔了,反过来添置了一些台湾的衣服。

    运气不错,到韩国首尔后住进三星级的银浦饭店,以台湾旅游者的身份逛首尔。至今,他还记着,首尔市的许多建筑和中国的建筑很相似;首尔市的高楼也不少,夜晚也是灯火辉煌……

    在首尔住了一个星期。他拿着这本护照到日本驻韩国大使馆办旅游签证。顺利,签证到手了。不顺利的是,他的一位“同行者”,弄假未成真,在韩国被警察抓起来了。

    7月28日下午3点钟,他踏上了日本的土地。说不清楚是他的长相显老,还是成田入国管理局的职员疏忽,28岁的他竟然手持着年龄栏上写着45岁的假护照轻松地过关了。他说:“不轻松呵!出来的时候,手心里都是汗。

    没有人接应。他按照事先“学习”好的方法,从机场乘大“巴士”到新宿,再乘出租汽车到目的地。来到3楼,从门外的热水器后面找出钥匙。一切都是“暗号照旧”。他,开始了在日本的生活。  

上一篇:日本爱子公主遭男同学“欺凌”不敢上学 谎称肚子痛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