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日本旅游网 > 日本 > 横滨

华人0者残留日本的爱情:如泣如诉异国情史[2]

劳动。挣钱。他和许多0者走着一条相同的道路。所不同的是,他又一次得到了爱情,并且是一位异国女性的爱。

    深夜,房屋的主人回来了。两人没有客套,先谈打工的事情。对方说有工可打,但是要“介绍费”3万日元。他从国内出来的时候带了7万日元,经过泰国、韩国一路的奔波,到日本只剩下3万4千日元了。他很果断,知道虽然同样是出国人,迈出国境后就应该当做外国人看。3万日元,立刻支付。结果,第2天他得到了一份在饭店涮碗的工作。每小时700日元。

  

    好景不长。饭店里的店长说他的“旅游护照”不行,把他开除了。他又支付了3万日元的“介绍费”,转到一家三合板厂打工。没干多久,工厂的老板又说他的“旅游护照”不行,再次把他开除了。开始,他百思不得其解,以为是“黄鼠狼专咬病鸭子”,自己虽然努力干活,运气不太好。过了很久,他才知道,这里面有名堂。一次“介绍费”得到的工作,超不过3个月。一些人,凭“介绍费”吃饭;还有一些人,在后面等工作呢。

    他盛怒之下跑到长野县松本市,托一个朋友帮忙,在一家名为“江产屋”的日本料理店内做“帮厨”的工作。在这里,他深深地感觉到:同样是在日本,地方的日本人要比东京的日本人热情;真正的日本人要比“假洋鬼子”真诚。他在这里干了不短的时间,尽管一个小时的工资才500日元。

    居住条件艰苦些,住在山上,从店里骑车上山需要一个多小时;从住处骑车下山到店里只需要15分钟。谁料,意外的事情又发生了。一天,他骑车下山时,被一辆疾驰而下的卡车“蹭”倒在地。当时,他昏过去了,醒来时已经躺在医院。还好,善良的老板为他支付了所有住院和治疗的费用。他能够行动以后,感到有些后怕,终于又返回了东京。

    回到东京后,他又找到一家日本料理店打工。在这里,他遇到了一位叫敏子的日本小姐。据他说,19岁的敏子小姐料理专门学校毕业后就在这里打工,具体工作是“料理辅助”,每天和他一起在厨房干活。青年异性凑到一起,自然话多。敏子小姐又常常问起中国的事情,他也就自然成了“中国先生”。人们常说:“话不投机半句多”。那么,话要投机呢?恐怕就有“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感觉了。他说,和敏子小姐最初相处时就是这种感觉。

    有一天,敏子小姐工作时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了下来。周围的日本人只顾忙自己手中的工作,竟然没有人出来过问一声。他,实在看不下去了,自作主张打电话叫急救车,自作主张陪敏子小姐上医院了。人,对自己成功时得到的赞美,往往是不记在心上:对自己在困难危急时得到的帮助,大都是终身难忘。此刻,情窦初开的青年男女更容易以身相许,以身相报。他们,同居了。

    爱情,常常是苦恼的同义词。他的最大苦恼是:“自己还不如一个黑户口。”于是,他挥泪把爱留在东瀛。

    朝夕相处,女性的观察更加细腻。敏子小姐不时地问他:“你不是说在池袋的商业专门学校读书吗?为什么总不去上课?”遇到这种时候,他或者说“昨天太累了”,或者说“内容太简单,考试时去就行了”。实在搪塞不过去的时候,他就起早背书包出去,在JR的山手线电车上睡大觉。他说:“为了爱情说谎,这是最大的苦恼。”

    敏子小姐要带他回家见父母。两个人精心准备了一番,还特地到横浜中华街买了礼品。结果,敏子小姐的父母杉杉有礼,送他出门时却说:“日本虽然已经进入国际化时代了,我们还是不想让孩子与外国人结婚。”他又苦恼了,苦恼自己“热脸蛋贴到了冷0上”。

    1,自然有结晶。但是,他们不敢让自己爱情的结晶横空出世。到医院检查了6次,每次5000日元。最后,还是花了17万日元做了人流手术。医生从手术室出来后,用手此划着说:“(怀孕)4个月的孩子,像6个月一样的大。”两个人听后抱头失声痛哭。

    为自己苦涩的爱情,也为那夭折的小生命。他说:“如果我是黑户口,还可以和敏子结婚。现在,我的护照是假的,名字是假的,年龄是假的,什么手续都不能办,还不如一个黑户口啊!”

    他,前面无路。咬牙要去东京入国管理局“出头”自首时,又怕因为0的身份被抓起来。那样,1败露,纯真的敏子会更伤心的。

    当记者和他一起到入管局后,管局的审查官被他这份心思感动了,破例没有扣留他。记者和他一起到成田机场时,看见善良、俊秀的敏子小姐泪眼汪汪。敏子知道,他的签证到期了。

    他,内心凄苦不安,又浸满着遗憾的爱意,挥泪踏上了不归路。柔肠百结的敏子还在说:“我等你,我等你。”

    真的,这样一段如泣如诉的异国情史,让我想起苏东坡那句泣血的词句——不思量,自难忘……(记者蒋丰)

上一篇:日本爱子公主遭男同学“欺凌”不敢上学 谎称肚子痛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