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日本旅游网 > 日本 > 东京

世界各国地铁的千姿百态

    

  东京地铁世界上最冷漠的地方

    东京的地铁很拥挤,同时却也很冷漠。

    地铁上的人几乎都不说话,西装领带,拎着公文包,好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站在车厢里,拉着吊环,神色木然,或者干脆站着睡觉。放眼望去,整车厢都是从衣着到神情都类同的人,气氛沉默到压抑,连报站的语音系统都有气无力,一瞬间,错觉到了另一个世界。

    那是有点年份的地铁了,一切硬件都感觉很陈旧,装修毫无鲜艳色块,纯以旧黄为主,于是加倍压抑。

    东京地铁上班时人潮汹涌,而到下班时间,反而空空荡荡。一直要到晚上九十点钟,才会重新迎来高峰———上班族们下班习惯不回家,而是成群结队到居酒屋喝酒,绝大多数人都如此,整齐划一。而一上车,他们重新又戴上神情冷漠的面具,ENO一直想知道,这段旅途在他们心目中,到底是什么感觉。

    所以ENO并不如何喜欢东京地铁,但海鸥线例外。那是一条绕着东京湾跑的轻轨,建筑设计十分轻快明亮,窗外风景怡人,座位舒适,令人愉快无比。

    ●用一句话描述东京地铁给你的印象。

    没有想象中好。不过管理上做得非常好。

    ●东京地铁给你印象最深刻的是?

    新宿站。非常庞大,人也是最多的,感觉像一个迷宫。地铁也埋得非常深,好像是在地下12层还是9层,换了好几次自动扶梯才到地面,如释重负。

  慕尼黑地铁开往快乐的列车

    德国人一般都有车,只是由于市中心停车不便,所以许多上班族还是选择搭地铁上下班。在地铁上,胖子们非常礼貌,一般有空位也不去坐,以免挤到他人。

    周末有球赛时,球迷们都会搭地铁去体育场。大家穿着各自支持球队的衣服,进入不同车厢,整齐划一地唱歌。看见混着几张外国面孔,就跑去一把揪出来,请他用自己的母语祝球队好运。

    10月的慕尼黑啤酒节,游客会把地铁车厢挤得满满当当。白天是一张张充满好奇的脸孔,到晚上灌饱老酒回来,又都是红光满面。不过偶尔也会有人灌得太饱,那么地铁里弥漫的就不止是啤酒香了……

    ●用一句话描述慕尼黑地铁给你的印象。

    上海地铁列车多是德国造,站台设计也差不多。

    ●慕尼黑地铁让你印象最深刻的是?

    玛丽亚广场站。换乘大站,像个迷宫。在那里,你会油然觉得自己不属于这个城市,只是个匆匆过客。

       

  纽约地铁他们都很疲倦

    纽约地铁已有百年历史,就像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即使有缺点,大家也只得原谅他。

    站在站台上,你会看到黑漆漆的隧道里有猫一样大的老鼠在吃乘客丢下的爆米花。当你坐下来,很有可能坐在一滩可口可乐汁上,脚边有好几个滚来滚去的空罐子,和一个满身发臭正在睡觉的流浪汉。

    但这个有趣的城市龙蛇混杂,地铁也一样。没准一天早上你会发现纽约市长彭博,就是那个拥有几十亿身家的大富豪坐在你旁边,他确实每天坚持搭地铁去上班。而车厢里还有各色人种,像进了联合国,一天能听上几十种语言。站台上常有卖艺人士,说拉谈唱、魔术杂技,花样百出。

    但是并没有西装革履的华尔街美少年在你身边不停地打电话———纽约地铁大部分在地下,没有手机信号。进了地铁,你就被隔绝了。也许正因如此,疲倦的人才特别多。他们坐下来便倒头大睡,雷打不醒。而往往在到站前的一刻,他们会奇迹般地自然醒过来,生物钟的力量真强大。

    ●用一句话描述纽约地铁给你的印象。

    四通八达,但很脏,上下班高峰期很拥挤。

    ●纽约地铁给你的最愉快的体验?最不愉快的呢?

    可能上车对面坐个美女比较愉快吧。有一次睡觉过头了,忘了买票,结果被专抓逃票的警察逮个现行,不大愉快。

    纽约地铁里确实有警察守着抓逃票,因为很多地方一跳就过去了。

       

    上海地铁 听见风来自地铁和人海

    木瓜24岁,研究生在读。从2004年开始拍摄上海地铁。是一个善于发现生活中美好细节的人,他说那样令你不会觉得生活太无聊。

    在上海,只要不在高峰时间搭地铁,仿佛就是件很有感觉的事。

    你在这个巨大城市的地面下穿来穿去,“咻”一下就到了目的地,钻出地面,便是一个新世界。

    上海地铁拍摄者木瓜最大的爱好,便是在地铁里观察各色各样的人。有一次,一名西装男坐在他对面,坐下来就开始打电话:“你好啊,我今天很忙很忙,不跟你说了,拜拜!”然后掐掉,然后再打一个:“你好啊,我今天很忙……”同样的电话,他打了四五个。或者他只是在地铁上觉得很孤独,所以需要不停地说话。

    还有孕妇。她们蹒跚着走进车厢,木瓜就会盯着她们面前的人,看他们到底让不让座。有些人本来在发呆,眼角扫到孕妇,就从包里摸出MP3煞有介事开始听歌,然后头一歪,装睡。

    木瓜有个朋友是报社夜班编辑,每天下午三四点固定坐二号线上班。他起码见过一名送快递的中年妇女20次。该名妇女每次都坐在第一节车厢靠门的第一个座位,就是所谓的“地铁1排1座”,脚边一个大纸箱,放满各色大号信封。到了河南中路站,总会有个民工样的男子在站台上等她。她总是先转头向玻璃窗外瞄一眼,然后欠身挪起半个0(因为怕人家抢她的座位),抽出一部分信封从门口递出去,继续她的浦东之旅。结果有一天,民工样男子居然不在,她只好吃力地拖着大纸箱下车。正当地铁车门合拢时,民工样男子才姗姗来迟,中年妇女当场发飙,“侬神经病啊”、“侬死人啊”地乱骂,并且在骂声中反复强调“现在地铁也开走了”……可是,地铁开走了,不是很快就会来下一班吗?为什么她会这样愤怒呢?

    ●用一句话描述上海地铁给你的印象。

    有一种混合着钢铁和橡胶的“地铁味道”,别的城市地铁似乎都没有。一闻到,就知道自己在上海了。不过,上海地铁的排风系统似乎不是特别好,比如到了火车站,门一开,闻都闻得出来自己在哪站。

    ●上海地铁让你印象最深刻的是?

    第一次搭地铁,看到站台上中学生情侣。他们好像比在地面上更开放,亲来亲去,看得我目瞪口呆。

    ●上海地铁给你的最愉快的体验?最不愉快的呢?

    喜欢列车开过来吹的大风,听到铁轨摩擦的声音,就觉得很兴奋。最不喜欢那种严重烧伤的乞丐,讨饭就讨饭了,他们却会故意停在女孩子面前吓唬她们,令人很不舒服。

       

    阿姆斯特丹火车每3个月迎头撞一次

    绯闻27岁,在荷兰留学已有3年多。一个很布尔乔亚的上海人,两面性很严重的文艺青年。

    每天早上,从四面八方开进阿姆斯特丹的火车,都会把城市白领运到各个写字楼。火车票与城市里的有轨电车票都非常贵,12分钟火车单程要60多元人民币。公司会给“外地人”交通津贴,本城同事就没有,所以他们改骑自行车。绯闻住的地方到阿姆斯特丹火车班次特别密,有时晚点了,就会发生撞车事故。都是迎头撞上,车头撞烂,不过没有人员伤亡。一撞车,整条线路就瘫痪三天,而且平均每3个月就要撞一趟,烦死。

    布拉格有轨电车屋宇的影子扫过电车

    庄哈佛30岁,广告人,城市猎艳者,不肯放过城市里一切好看的东西。在布拉格自助游时住过一段时间。

    布拉格的阳光总是好得那样令人发指。阳光灿烂的下午,搭上有轨电车,能看到道路两边屋宇的影子次第从电车身上扫过去。每个人都很安静地坐着。对于一名旅游者来说,确实有些催眠的感觉。

    车上没有售票员,你可以在车站边的小花店里买票,也可以给站上的自动售票机投币。没有人逃票,除了摸不到门道的游客。有一对台湾小夫妇就是一边莫名其妙地眨巴着眼睛,一边被查票员罚去了一大笔钱。

    ●布拉格有轨电车给你印象最深刻的是?

    坐车的老人。能看见他们一头银发闪闪亮。但是衣着体面,长风衣加礼帽。有时拎的包有点破,但即便如此,仍然能感觉到无比的优雅。

    看着他们,恍然觉得时光好像从来没有流走过。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